首 页> 体育频道>全运动态 >正文

点击浏览更多高清图集

陕西古典摔跤运动员彭飞:备战全运 全力争金

2017-07-06 17:06:01 来源:陕西传媒网 编辑:苏聪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此次备战全运会,彭飞告诉自己要抛去杂念,踏实训练,全力争金

  此次备战全运会,彭飞告诉自己要抛去杂念,踏实训练,全力争金

那场启幕于北京时间2016年8月16日的较量,一直被陕西古典摔跤运动员彭飞反复回味。里约奥运会,男子古典摔跤85公斤级16强比赛,当彭飞出现在赛场时,他既紧张又兴奋,那是陕西运动员自杨长岭之后时隔28年再次出现在奥运摔跤赛场;当彭飞走下赛场时,他有些后悔,没能抓住机会战胜对手,更进一步。经历了奥运的历练,6月份在北京奥体中心集训的彭飞,多了成熟与章法。备战天津全运会,彭飞告诉记者:“我要抛去杂念,踏实训练,全力争金。”

表现抢眼 “七城会”上演“独眼”夺金

“那是决赛第一场,他头撞到我眼睛,当时没什么以为流血了,没想到第二场第三场都没消肿,到了决赛一只眼睛就完全看不到了,”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彭飞还历历在目。在剧烈的对抗中,来自新疆的依克木因为输分,加上时间马上结束,结果就撞到了彭飞的右眼。而这一意外“插曲”也把时任主教练范雁军急出一身汗,“由于出汗较多,临时给右眼帖上的创可贴很快就脱落,即使冰敷,眼睛也是越肿越大。”即便如此,带伤作战的彭飞也很快以两个4比0击败对手而晋级。

此后的比赛,有如神助的彭飞丝毫看不出受伤眼困扰,最终竟以4战全胜不丢一分的傲人成绩夺得74公斤级古典式摔跤金牌,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第七届全国城市运动会西安市代表团的首金。

失落辽宁 全运首秀遗憾摘铜

“哎呀,心里太失落了,完赛第二天就回西安了,不想在那里待了,伤心之地。”即便已经过去了将近4年,6月23日下午,完成国家队一堂训练课的彭飞坐在场边,回忆中仍满是失落。

坐在场边一直关注彭飞训练的陕西省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范雁军对此也是颇有感触:“这娃是安徽人,小时候在家调皮,11岁时被西安的舅舅送到我这里来,这么多年全靠自己的努力,那是他第一次全运,因为城运会拿了金牌,所以抱的希望就比较大,还是经验不足,临场发挥不佳。”辽宁全运会,彭飞首轮两个1比0胜辽宁的刘迎伟闯进1/4决赛,半决赛面对山东孔亮分别0比3与0比1连输两局,从而失去了争冠的机会。随后彭飞分别战胜新疆与辽宁的两位选手,拿到一枚铜牌。“第一次打,太想拿这块金牌,半决赛还是太年轻,第一局输了之后心态变了,第二局最紧张的时候我上前推他一把,他一闪身,把我给闪出去了,后来再怎么追分也追不回来了。”

辽宁回来,彭飞经历了半年的低谷期,时常处在自我悔恨的状态中,“教练和队里期望很大,还是自己练得不够。”此时,教练范雁军经常开导他,用语言刺激与鼓励彭飞,“输就输了,别泄气,回来了就好好练,以后比赛再碰到他一定要赢,把失去的夺回来。”

出征奥运 这一刻陕西等了28年

“我的梦想就是打一次奥运会,当时一想到为国家拿到了一张奥运入场券,就很开心,说不出来的感觉。”2016年3月20日,在哈萨克斯坦结束的奥运预选赛上,彭飞连胜泰国、哈萨克斯坦、以及吉尔吉斯斯坦选手,夺得冠军,拿到里约奥运会入场券。这意味着自1988年杨长岭参加汉城奥运会后,陕西男子摔跤运动员无缘奥运会28年的历史就此作古。

“如果自己练得再踏实一些,第一场把白俄罗斯选手肯定能赢下来。”经过奥运会的历练,彭飞坦言自己更加成熟了,场上的把控、教练的要求、赢分输分怎么去摔、如何分析对手等诸多方面都有进步,“不向以前上去就盲目去摔,现在有了自己的章法。”范雁军告诉记者,“竞技体育就是这样,能让我们自己运动员在奥运赛场上升国旗奏国歌,是所有陕西教练的梦想,在摔跤上,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圈内人都知道,如今身为陕西省重竞技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的杨长岭是陕西男子摔跤的一面旗帜,1988年就参加汉城奥运会的他见证了陕西摔跤的兴盛于低谷。记者从北京回到西安,在省体育运动训练中心见到他时,他告诉记者,“彭飞的成绩得益于他良好的先天条件,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后天努力,男子大级别是一直是欧洲和中亚选手的天下,奥运预选赛上他能够在哈萨克斯坦击败东道主选手,说明能力又有了突破。”杨长岭说,“彭飞这些年的成长,对于我省男跤尤其是古典跤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为马上开赛的天津全运会乃至2021年的本土全运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再迎全运 彭飞直言要全力争金

6月23日下午,北京奥体中心,国家队的训练课刚开始不久,彭飞的队服便被汗水浸透,站在训练馆的门口桶边轻轻一拧,汗水如同场馆外的雨水一样,淋漓涌出。回到场上的途中,范雁军在彭飞身边耳语几句,紧张的训练随着一声清脆的哨音又重新开始。经历了辽宁的失落及里约的闪亮,如今再迎全运,彭飞透露,以前是教练逼着练,现在教练说完问题一个眼神他就开始全身心投入。

“在国家队自己想单独练肯定不现实,主要是在一起碰碰主要对手,山东的孔亮,河南的赵海军,越是哪块有瑕疵才要跟他们天天在一起摔,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范雁军透露,目前就是针对性地训练,大家实力都相当,大赛前就是看谁准备得充分,看谁细节做得好。接下来7月,范雁军还将带队前往大别山进行4周的专项提高集训,“那里天也凉快,海拔高,对训练都有帮助。”

每到大赛前,训练重要,而心理减压和防伤防病更为关键。“现在彭飞身体状况很好,在心理上我一直给他减压,但是对自己绝不留退路,”范雁军表示,“彭飞他想全运比赛呀,四年前没完成目标,这次就想把这块骨头啃下来。”提升自信方面,范雁军向记者透露,辽宁之后彭飞就没输过,别人把赢他当做超越,我跟他说实力上你没任何问题。心理减压方面范雁军一直向彭飞潜移默化地传达,“全运会你是铜牌你怕啥,人家是第一第二,你是去拼,去争,去冲金,一拼到底。”范雁军告诉记者,多少老将因为压力大在全运会上纷纷落马,一个“保”字弄得自己不会了,总是怕这怕那,在全运会上彭飞还是新手,就是要告诉他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从2012年开始逢年过节彭飞就没回过家,仅仅是奥运结束后回家待了一周。这次国家队集训下来,彭飞也有自己的心得,“跟对手在一起时间越长,才能更加了解他们,只有真正的对手才会天天互相琢磨、研究。”记者了解到,此次国家队集训强度不小,每周一、二、五“三练”,每天六个半小时;三、六上午练,下午蒸桑拿。对此彭飞已应对自如,上午结束时他还累得趴在地上只剩喘气,下午来时又生龙活虎。

在训练场边,记者遇到连续三届代表中国获得奥运古典摔跤铜牌、被誉为“中国男子摔跤第一人”的盛泽田教练,2011年他曾经带彭飞去上海集训。他告诉记者,经常性的“三练”,包括彭飞在内的年轻队员有时都吃不消,打退堂鼓,毕竟年轻这种苦他没吃过。怎么引导他们,真正在摔跤上把他的潜能挖出来,这是教练要做的事。摔跤是对运动员极限的挑战,比其他项目有时要求还高。“我觉得彭飞能把摔跤练好,其他事业都能做好,以后人生中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事业等着他去做,创造自己的美好未来。”(记者田涯)

>>高清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