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体育频道>专题报道 >正文

点击浏览更多高清图集

一枝独秀伍冠华:等肌腱全断了我再离开赛场

2017-09-07 17:06:09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编辑:寻冰(实习)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一枝独秀伍冠华:等肌腱全断了我再离开赛场

西部网讯(特派天津记者 肖阳熠 李楠)9月6日,天津海河教育园区体育馆,第十三届全运会体操男子吊环单项决赛,23岁的伍冠华沉着冷静,笑眯眯地和看台上的助威团挥手致意。四年前的辽宁因伤无缘正赛后,他第一次正式站上全运会舞台。

支撑、回环,吊环之上的伍冠华如鱼得水,下降、落地,一丝晃动使他向前跳了两步稳住身形。落地的瑕疵使得伍冠华略带遗憾,但14.900的分数足以为他收获一枚宝贵铜牌。

置之死地而后生

没有人比伍冠华本人更清楚这枚奖牌的分量和意义。2015年的全国体操锦标赛吊环单项资格赛中,他的左臂肱二头肌肌腱在比赛中严重受伤,战场上的士兵失去武器,刚在2014年拿到世界冠军头衔的伍冠华,运动生涯面临终结。

所有人都认为属于他的辉煌时期要结束了,伍冠华却心有不甘:“我不想退役,这么多年努力训练,才刚刚拿到世界冠军,如果这个时候放弃,对不起自己,对不起教练,我想拼一下,能走多远走多远,啥时候最后一根肌腱也断了,我就回家。”

受伤休息一年后,伍冠华于2016年正式恢复训练,陕西省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安排专门的康复团队,针对他的伤势进行恢复训练。“从最基本的体能恢复做起,他手臂上的伤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我们必须保证伤势不再加重,只能进行保守训练,全程监测他的反应和状态。每一次训练都伴随着疼痛,但这孩子特别坚强,一直任劳任怨。”说起伍冠华的伤势,教练李军话语中满是心疼。

队医童飞对于伍冠华的伤势有着最直观的了解。“像伍冠华这样肌腱断裂还能继续保持训练的运动员,全国找不出来第二个。”童飞对西部网记者说道,“当初我们针对伍冠华的伤势做针对性治疗研究时,曾考虑过要不要参考当初刘翔的跟腱处理方式,重新接上,但这样处理还是会存在二次断裂的隐患。”

经过研究后,康复团队拿出了一套系统的治疗恢复方案。放弃断裂肌腱,训练时固定肱二头肌位置弱化发力,拉动周边小肌肉群,使其分担、代偿肱二头肌的作用,保证伤患不再加重。每隔一到两个月就要在受伤部位打针消除积液,不然胳膊就抬不起来,打封闭、打止疼针、保守训练,在受伤后的时间里,伍冠华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间。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团队的精心保障下,在伍冠华不懈的坚持下,他的伤势恢复日渐好转。“虽然有时候胳膊还是会疼,发不上力,但现在已经不需要打针了,只做一些物理治疗、控制训练力度就行。”伍冠华告诉西部网记者。

带着巨大的伤病包袱,伍冠华重新回到了赛场。今年2月,伍冠华在2017墨尔本体操世界杯上,斩获了自己运动生涯的第二个世界冠军。5月份在武汉顺利拿到全运会正赛资格后,他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了天津全运会的备战中。

“成绩很满意,但对于动作成套完成还是有一点遗憾,接下来还得更加努力训练,四年后的陕西全运会争取在家门口拿金牌!”伍冠华说道。据教练李军介绍,接下来的全运周期,将逐步恢复伍冠华在鞍马、自由体操等全能项目的训练,希望四年后能在全能项目有所突破。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为了不给赛场上的孩子增添压力,伍冠华的父母很少到现场看比赛,此次全运会决赛,夫妻二人于决赛开始的前两个小时,从宝鸡匆匆赶来,见证完孩子的全运会首秀,又将马不停蹄地赶回老家,照顾卧病在床的老人。“本来不打算来,怕孩子有压力,但儿子在比赛前对我们说,没事来吧,不管成绩如何,你们在我心里踏实。”母亲高玉玲对西部网记者说道。

作为家里的独生子,伍冠华表现出了难得的坚强和懂事,生性乐观爱笑的他,从来不愿意为父母增添压力。2015年受伤后,险些因伤断送运动生涯的伍冠华,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家人,半年后实在瞒不过去了,父母才得知这一消息。

军人出身的伍冠华父亲伍春海,在当初孩子要练体操时并不支持,但当妻子高玉玲拗不过伍冠华的请求,把年仅5岁的孩子送到了宝鸡市体校训练后,也接受了这一事实,每天风雨无阻,把孩子送到启蒙教练吴钧的训练场上。

“刚开始训练的时候很苦,孩子有点受不了,回来就说不练了,我当时跟他说,你既然选择了,就得坚持到底。但2015年孩子受伤后,我是真的特别心疼,特别自责,给孩子说是爸爸的错,爸爸当初不应该逼着你坚持,你回来吧,我们不练了。”伍春海如是说。面对父亲的心疼,伍冠华给出了这样的答复:“我想坚持,等到什么时候剩下的肌腱也断了,我就回家,到时候就靠你们养啦。”

面对伤病伍冠华的坚韧,伍冠华的父母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儿子。“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报喜不报忧,不让我们担心,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一下子长大了。未来的路,只要孩子喜欢,我们会全力支持他走下去。”伍冠华的母亲高玉玲对西部网记者说道。

一枝独秀不是春

伍冠华是陕西竞技体操唯一的一线男队员,算上姚舜郁和帖嘉怡两名女子运动员,陕西竞技体操一线只有三人。在本届全运会赛场上,除伍冠华在男子吊环单项收获铜牌以外,女子运动员帖嘉怡名列跳马决赛第八名,姚舜郁则在决赛前因伤退出。

出生于1994年的伍冠华,从幼儿园时期被启蒙教练吴钧选中,开始体操生涯,在第十二届省运会上拿到个人全能冠军后,正式进入省队训练。据了解,和伍冠华同批次进入省队的,曾经有8名队员,但最终因为种种原因陆续退役,陕西男子体操如今只剩伍冠华这一根“独苗”。

教练李军把伍冠华称为“小孩”,对于他而言,伍冠华既是孩子又是学生。由于只有一名队员,李军往往扮演着教练和生活老师的双重身份,为了备战全运会,他一度顾不上此前重病在床的爱人,全身心投入到训练中。“对于运动员来说,日复一日的训练、比赛很不容易,但独自一人训练、比赛就更不容易了,连个互相鼓励、提高的人都没有,这么长时间以来伍冠华确实不容易。”李军说道。

对于一线队员只有伍冠华“一枝独秀”的情况,教练李军表示,目前陕西体操二线队员里面已经发现了几个好苗子,未来几年伍冠华孤军奋战的情况将得到改善。“希望将来有机会,能把这几名孩子送到国家队训练。不过竞技体操需要18岁以后才能看出来是不是优秀运动员,这些小孩起码还得经过两个全运会周期的历练。”

>>高清图集